长海县笔会作品之六 | 大长山岛,不一样的海岛
日期:2020/11/6  中国民商东北频道  浏览:56622

鞍与笔文旅工作室大连市长海县笔会作品之六

1.jpg

作者 于博

对于久居平原的我,看见大海的机会不是很多,自然对海有一种别样的渴望。接到去大连长山岛采风的邀请,自是喜不自禁,对主办方产生了感激之情,脑子里也一下子蹦出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句来。 

8月31日,在飒飒的秋风中,我与黑龙江省文学院院长、著名作家何凯旋,小小说名家袁炳发登上长山岛,与《航空画报》编辑部主任程远、记者李中粮,《海燕》文学月刊编辑万胜,《抚顺日报》记者张国勇,桓仁作家姜忠平一行会合后,驱车向岛上进发。 

长山岛隶属于辽宁省大连市,东与朝鲜半岛相望,西南与山东庙岛群岛相对,西部与北部毗邻大连市区,海域面积1万多平方公里,陆地面积142平方公里,海岸线长359公里。长山岛又有大长山岛和小长山岛之分。我们来到的是大长山岛。大小长山岛位于黄海,是黄海和渤海的分界线。当地有个形象的地名叫黄海尾,顾名思义,我们大概可以知道长山岛在黄海的位置了。 

艳阳照耀,金风送爽。汽车沿着环岛公路前行,一边是碧波荡漾,一边是树木葱茏。当汽车驶入海岛的腹地,进入一片渔村。不是很宽阔的道路两边排列着砖瓦房舍,低矮的院墙外堆满浅海养殖用的网和浮力球。淡淡的海鲜腥气钻入鼻孔,十分鲜亮。不时有拖拉机驶来,车上装着渔网和小舢板。我们的驻地是在渔民家吗?还没等我问,一幢大楼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到了近前,我们被告知,目的地到了。我们下了车,沿着小巷步行百余米,一块巨石迎面而立,上刻“恒泰”两个大字。中粮老师说,我们这几天就住在这个酒店,它也是这次采风活动的接待方——大连绿源水产有限公司在长山岛的一个星级假日酒店。


关于恒泰假日酒店 

恒泰假日酒店共三层,地下一层,地面两层。建在临海的山崖上,依山傍水。在众多渔民居住的平房之中,显得颇有气派。但绝不高傲、突兀。海与山,最能代表大自然。 

我们推门进来,浓郁的现代气息裹挟古朴典雅的意蕴扑面而来。装潢大气,色调暖人。吧台上陈列着国内名酒,还有意大利、美国的啤酒,日本的清酒。引人瞩目的是,有两个展台陈列着许多海竿,笔挺地站立着,很是精美,这对于爱好钓鱼的人是极大的诱惑和艳羡。我在猜想,主人一定是位钓鱼达人。果然,与主人熟悉的中粮老师透露,老板刘振江是个海钓达人,他的钓竿伸向世界很多知名的海域。 

转过台,有一面书橱,上面摆放着文史、艺术、化工类的图书,让我心里突然对这家酒店和他的主人萌生出许多羡慕和敬意。能拥有这样的酒店,必是一位成功人士。有钱人很多,但是,真正爱好读书的有钱人又有多少呢? 

走过书橱,是一个茶台,茶具讲究,茶叶高档。站在书橱与茶台前,一股书香和茶味在空气中氤氲弥散,眼前不禁浮现出人们在品茗读书的惬意神态。茶台后是一个木制的长条桌案,上面摆放着早期渔民使用的浮力罐子,仿制的军用探照灯、意大利酒庄的橡木酒罐,等等。这些物件有原始的,有现代,看得出刘振江对大海乃至生活的独有情结。最让我们好奇的是墙壁上的油画,色彩艳丽,点厾间透着张扬。细看,画面上是一节节颇有条理的鱼肠。 

中粮老师介绍,这是杨鸿先生独特的鱼肠画。这个酒店里,悬挂着杨先生的大作50余幅。刘振江是爱画的色彩呢,还是爱画的主题呢?鱼,属于大海。大海是人类生活在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垃圾存储场”。人们肉眼看得见的或看不见的污秽,最终汇集到了滚滚波涛中,多半被鱼类吸收。而鱼是人类的美食。那么,这些污垢最终由鱼再次传递给人类。杨先生的鱼肠画不单是色彩和意象的表达,那些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画面正向我们传递一个耐人寻味的信息!看着酒店墙的主体是由未经加工原木和原石装饰的,再看那些默言直立的海竿,我忽然明白了——海竿是代表着人类向大海的索取,鱼肠画,包括恒泰酒店的整体设计、装饰,都是酒店主人的良苦用心。要索取,就要有奉献。我们能为大海奉献什么呢?当然是爱! 

这样一想,我瞬间忘记了旅途的疲劳,对恒泰酒店的好感陡然倍增,更期望早点和东道主刘振江见面。这时,远在北京的知名散文家甲乙、满族文化学者解良也到了。采风团成员聚齐,酒店老板刘振江也带着一身海的鲜腥气味,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刘振江其人 

刘振江,1米80的大个,身材适中,走路轻盈,一点也看不出是57岁的样子。他戴副近视眼睛,说话轻声慢语,很是斯文。 

刘振江出生在长山岛,三岁时随父母迁居到大连。他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大连理工大学,读了研究生,毕业后到大连某化工集团工作。已经做到副总工程师的他,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毅然下海,从事化工产品的开发研制和生产,多年打拼,刘振江成为这个行业的翘楚。随着形势的发展和工业布局的调整,特别是生态环保政策的出台,刘振江退出了化工行业。 

在寻找新的商机的时候,刘振江开始了“职业海钓”的生涯。他8岁时就在家乡海岛钓鱼,钓鱼和读书是他两大嗜好。他到过印度尼西亚、日本、澳大利亚、美国等海域。最牛的成绩是一条长1.65米、重124斤的巨型GT(牛港),至今是这个鱼种海钓世界纪录亚军的保持者。刘振江说,海钓,能够唤醒人的内心欲望和激情。大海的蓝色能陶冶人的情操,纯洁人的心灵,让人对大自然产生爱戴和敬畏。 

为了尽情垂钓,刘振江买了一片海,有4000亩之大。钓着钓着,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务正业”了。钓着钓着,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为大海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了。2009年,他投资近六千万元在自己的海域里建立了野生海参保护区,保护区没有一张绝户网和地滚笼。钓鱼只允许使用铸铁坠子,绝不允许使用对海水有污染的铅坠子。成立了大连绿源水产有限公司,专门捕捞野生海参及自然繁育的其他海产品。他主打的海参产品是纯天然的,自然繁殖,最低生长期五年。他把产品命名为“素问天和”。素,本也,即事物的本质。天和是天地之和。和气,和谐,也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

6.jpg

除了到世界各地海域进行海钓,刘振江还迷上了登山。登山是一种极限运动。但刘振江不仅是要挑战人的生理极限,更主要的是他要证明自己的“素问天和”海参产品能否成为登山家的事物替代品。对于一次登山经验也没有的他,竟决定攀登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 

凭着毅力,凭着信念,凭着野生海参给他提供的能量,刘振江站在了欧洲之巅。他对着苍茫辽阔的远方大声地呼喊:厄尔布鲁士,我来了,厄尔布鲁士,“素问天和”来了! 

刘振江建造恒泰酒店,不仅要为旅游的人们提供一个高端的生活环境,更主要的是,大海,是大自然对人类最宝贵的馈赠,享受生活的同时,我们更要爱护大自然,保护大自然。恒泰,是一个宣传、教育、展示的平台。 

刘振江不是一个空头的理论家,他是一个实干家。他在世界各地海钓的时候,对国外那些没有污染,没有人们为了商业目的而干预的海域尤为赞赏。他说,宣传是必要的,但他更要实践。他有时间就带领员工清理海滩和海水里的垃圾。还大海干净,是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现在,刘振江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有更多的有识之士参与到保护大海,热爱大自然这一宏伟的事业中来!

7.jpg


8.jpg

隔窗观海 

与刘振江握手话别后,我们住进了酒店。当我推开房门时,眼前一亮,宽大的落地窗外,是一片浩瀚的海洋,直达天际。这真是一个观海的绝佳位置。 

下午的阳光非常明亮。海边停泊着几艘渔船,显得非常的安逸闲适。一排排红色的、蓝色的拖拉机整齐地排列在岸边。有的装着渔网,有的装着浮力球,那浮力球就像一堆堆西瓜。因为没有风的缘故,海水没有想象中那么汹涌拍岸,倒是像个羞涩的少女在轻轻地散步。一位渔民蹲在这浅水里洗着渔网。远处海面上漂浮着一排排浮力球,浮力球下吊着养殖海鲜用的网,当地人叫龙或吊。由于波浪冲击的缘故,浮力球形成很长的一个弯,如同梯田一般。浮力球除了黑色,还有红色和白色,远远望去,红色的像一朵朵盛开的莲花,白色的则像一只只栖息海面上的鸥鸟。这些球反射着太阳的光,不时闪烁着,像一只只眨着眼睛的明灯。海中间突兀地耸立着一堆沙丘,在阳光的照耀下,和一座金山相仿。再远处,海面绝不是蔚蓝的,相反有些灰白,像月下的雪原。

9.jpg


10.jpg

三点过后,要退潮了,出海的渔船渐渐返航,马达声隆隆响起,海边顿时热闹起来。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渔民跳下船,相互打着招呼。他们把要修补的渔网和吊搬到农用拖拉机上。不时有小舢板划来。间或,一两只快艇像在草原上飞奔的野马,上下窜动,激起一片片海水,像雪白的棉絮,像无数只喷射四溅的珍珠。一辆农用拖拉机早已等在岸边,将快艇拖回。快艇后面竖着一排海竿,像胜利者的手臂在高傲地挥舞着。从快艇上走下来的人多半是游客,他们坐着艇去深海垂钓,收获自然不少,欣喜的脸上几乎都写着意犹未尽。好吧,明天接着钓。

退潮后的海岸裸露出一大片印满拖拉机车辙的黑泥地。几个渔民挽着裤管,拎着红色或蓝色的小塑料桶,弯腰在浅浅的海水里摸着扇贝之类的海鲜。当地人把出海的人叫赶海,把他们称作捡海。无边的大海就是一座无私的宝藏。他不但让赶海的人收获十足,也会让捡海的人小有收获,不同程度地体验着生活带给他们的满足和快乐。 

渐渐地,天色暗淡下来,太阳把海面照得波光粼粼,但绝不晃眼,是暖色的,温柔的。海水止波,渔帆静立,沙鸥不翔,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静谧,给人一种极大的安逸舒适的享受。 

夜,来了。夜幕吞噬了一切。我的眼前一片黑屏。但苍茫的大海上,仍有一两点光亮在闪烁着,那是看海的渔船发出来。我有点惆怅,期待明早的日出。毕竟,看海上的日出,是我心仪已久的。


早晨四点多,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心里责怪自己贪睡。窗外已是晨曦初露,海面是一片淡青色。近处由浮力球形成的梯田轮廓鲜明,特别有层次感。远处红色的浮力球,因为没有阳光照射,一点色彩也没有,像一排排删节号。天边浮云堆积下的海依旧像茫茫的雪原。船像矗立在雪野上的老屋。一条小舢板从它面前缓缓的滑过,像一条踽踽而行的老牛。 

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云层出奇的厚,仿佛事先商量好了,有意不让太阳出来似的,齐心合力地堆积到一起,形成一座山。但太阳无所畏惧,不变行程和路线,奋力走来。它先把光从云山背面喷溅出来,把云山的上端染红,云山的主体依旧是黛色的。云山顶端的红云像一片枫树林。渐渐地,太阳把云山撕裂了,分成几大块不规则的条状,是黑色的飘带,但边际被镶成了红色的金边。阳光直直地插入到海水里,铺下一条海与天相连接的路,只有一两米宽,非常直,边沿也很整齐。靠近我的海水翻腾着,像彩绸一样上下舞动,像无数条红色的金鱼在摇头摆尾,像无数个星星在眨着眼,像无数朵花儿在热烈地绽放。 

太阳逐渐升高,像个火红的灯笼,阳光在海面铺成的路像它垂下的穗子。过了一会儿,太阳倔强地从云山中挣脱出来,脸越发红了,垂下的穗子迅速抖散开,海面被染红了,如火一般的燃烧。天边的云是红色的,海水是红的,唯独海面上的穿衣就是黑色的。看上去,海面就是一幅美丽壮观的油画。 

我想,隔窗观海,有必要沏一壶茶,斟一杯酒,吟一首唐诗,展一卷书,那会别有一番滋味。这海就如同无垠的田野,渔民就是辛勤的耕耘者,栉风沐雨,收获着希望和喜悦。谁说他们描绘的生活画卷不比这海上日出美丽得多呢? 

听酒店老板刘振江说,这浩瀚的黄海上,有许多来自我家乡黑土地上的农民,以绥化市青冈县的居多。他们在深海捕捞,在浅海养殖,腰包都鼓鼓的。我决定拜访一下,他们和大海会有很多好听的故事,一定比这自然美景壮观得多! 

来长山岛,在恒泰,隔窗观海,确实别有一番滋味。

13.jpg

深海鱼趣 

看海的新奇劲儿还没有过,重头戏又让我们惊喜至极。去深海钓鱼,在海上吃野生鱼炖野生海参。我们欢呼雀跃着,像孩子一般奔向大海。刘振江早已安排好了一切,两艘快艇带着我们驶向大海的深处。快艇高速行驶着,如一把巨大的利刃,将翡翠般的海水切割成两半,飞金碎玉,在艇的后面铺开一道雪路。我突然对苏东坡的“卷起千堆雪”有了感性认知,再看岸边渐行渐远,成一条黑色的曲线,我们四面被海水包裹着,心里陡然生出许多豪迈和慷慨。 

我到达的海域,就是刘振江先生的野生海参保护区。艇停稳后,刘振江先教我们拴鱼钩,挂诱饵,放线、收线。一切就绪后,鱼线沉入水中。我们盯紧海面,感受着鱼竿的力度,期待有鱼尽快咬钩。无论野生的海鱼多么鲜美,但能吃上自己亲手斩获的劳动果实,那滋味绝对够味。我们这些拿笔的人,对于钓鱼不陌生,但对于海钓,绝对是初出茅庐。钓竿也如同一支笔,海面就是稿纸,我们能写出什么样的作品呢? 

最先钓到鱼的是程远老师。一条尺八长的黑鱼,摇头摆尾地被鱼线牵出水面。众人一片欢呼。刘振江非常淡定,他伸手掐住鱼头,摘下钩。他说,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摘钩是钓鱼的最后一关,也是至关重要的,否则,到手的胜利果实就会不翼而飞。果不其然,程远第二次钓上的一条黄鱼就在摘钩时逃逸了,让我们郁闷了好一会儿。刘振江说,钓鱼的乐趣就在其中。我们要耐得住寂寞,要耐得住失望。取得成绩和空手而归都不要喜不自禁和怨天尤人。哈哈,钓鱼还是一门哲学呢! 

我们正在咂摸刘振江的话,万胜突然大叫起来:“有鱼,有鱼了!”大家把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有人走过去帮忙。不一会儿,浪花一翻,一条黑鱼浮出水面。我们欣喜地相互告诫着小心的时候,刘振江走过来,小心翼翼地把鱼摘下来,手一扬,那鱼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沉没到了碧波之中。我们正疑惑着,刘振江笑着说道:“我定的规矩,不超斤的都要放掉。”接着,他严肃而又带着羡慕的口气说:“在国外海钓,管理员会监督你钓上来的鱼种和大小,管理是非常严格的。我希望不远的将来,我们也会这样。”


放掉小鱼,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致。时间过了中午,大家一点也不觉得饿和劳累。但是,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这样钓,我们只能喝鱼汤了。刘振江微微一笑,他将快艇开出,眨眼之间停下,撒下鱼钩,片刻一条大鱼被拽了上来。姜忠平老师成了他的帮手,一个劲儿地给他捡鱼。不一会儿,刘振江又将快艇开到了另一个地方,鱼就像被他施了魔法一样,乖乖地咬钩,老老实实地钻出水面。我们很是惊讶和奇怪。难道你的鱼竿和诱饵有什么特别吗?刘振江笑了。他说,一是经验,二是他知道哪里有鱼。因为这下面他花了几百万抛下了巨大的石块,石块就是他们在海里的房子。你想,他在温暖的房子里,面对垂手可得的美食,他能抵得住诱惑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鱼,概莫能外! 

下午一点多,满载收获的我们登上了一条大船。这时,事先安排好的潜水员在深海里捞上来18只野生海参,还有20多只海胆。海胆抖动着看似坚硬的须子,像是在翩翩起舞。海参恣意地躺着,尽量把身体放大。当你抓起它,把它狠狠地摔在甲板上,他会变得很坚硬。刘振江说,大长山岛位于北纬39度,独特的地理位置让这里的海产品营养丰富,别具一格。 

我们一行人吞咽着口水,熬过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等来了野生鱼炖野生海参,海胆可以生食。于是我们毫不客气,大海碗盛满米饭,我们在黄海上享受的一次超级盛宴开始了。在我们大呼“好吃、过瘾、美”的声中,一大盆美味被我们这些饕餮之徒毫不留情地吞到了肚子里,连汤都没有剩一滴。 

享受人间美味后,我们站在甲板上,看海水长天一色,鸥鸟白云齐飞,浮力球在水中轻轻浮动,渔船在浪花中慢慢漂移,不时有风拂面,此情此景,无以言表。我只想说,大海辽阔,装不下我们热爱生活的渴望和热爱。要想永远享受大海的恩赐,我们就一同关怀爱护她吧! 

大长山岛,不一样的海岛。我们还会回来的!


于博:黑龙江省望奎县人。黑龙江省作协会员,东北小小说创作基地秘书长,绥化学院客座教授。曾任职机关秘书,《绥化日报》编辑记者。有小说、散文见于《小说月报》《今古传奇》《海燕》《芒种》《北方文学》《章回小说》《小说林》等杂志。有作品被《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转载。多次获得国内各级征文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