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海县笔会作品之七 | 刘振江:一个人的“39°蓝”
日期:2020/11/6  中国民商东北频道  浏览:82606

鞍与笔文旅工作室大连市长海县笔会作品之七

1.jpg

作者 张国勇

从海钓达人刘振江家里,透过360°无死角落地窗,视野目能所及的海上牧场,地处北纬39°。这里春天,粉红的桃花会掩映在窗前,早晨,朝日经过大海的沐浴,鲜亮亮的海天之间,以最矫健的姿态跳最青春的舞蹈……

海上行者

这里的蓝只属于大连长海,只属于海上行者刘振江,只属于与浪漫生命有缘的人。诗人海子用生命写就的诗篇: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诗人最憧憬的梦想,在这片北纬39°蓝中得以一一展现。在大连有两个姓刘的著名人物,一个钟情于高山,一个钟情于大海。“观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情溢于海”,勇者爱山,智者乐水,凡是能成就人生目标的人,为人做事无不充满热爱地全身心投入,爱是人生最充满智慧的能量。

2.jpg

年龄稍大的叫刘福勇,人称大刘。年龄稍小的叫刘振江,人称大江。作为当代民间登山运动的倡导者和登山家,大刘于2007年首次登上世界第一高峰之后,又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担任中央电视台北京奥运火炬珠峰传递高山协助组组长。从事登山运动20余年来,70余次登顶珠穆朗玛峰、章子峰、乞力马扎罗、阿空加瓜、厄尔布鲁士、慕士塔格、唐拉昂曲等世界著名高峰。他曾12次亲自带队登顶民间探险启蒙圣地玉珠峰,所有队员全部实现安全登顶,其中两次实现南北大穿越。

作为国内著名的海上旅行家,大江的足迹遍布世界各个大洋。因为从小出生岛屿星罗棋布的大连市长海县,骨血和性格中,天然有海一般的情怀,浪一般的激情和澎湃。在祖祖辈辈的遗传基因影响下,大江8岁左右便喜欢上了海钓,一次次出海远行,一次次思考人生,人究竟为什么活着 ? 怎样活才有意义?刘振江最喜欢的文学作品是《老人与海》,海明威的文字告诉他,人生就像出海,本来就是一种无止境的追求。海上长途漫长、艰难和深不可测,一定要有一颗自信且永不言败的心去支撑。

20余年,刘振江乘船到过印度尼西亚、日本、马尔代夫、澳大利亚、美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海域旅行和垂钓,最难忘的地方是印度尼西亚科莫多群岛和台湾火山岛海域。在印尼科莫多群岛海域刘振江曾创造的最牛战绩是钓到一条长达165厘米、重62公斤的GT(牛港鲹),这个成绩是目前海钓同类鱼种世界第二。

3.jpg

素问“山海经”

越是见过大世面和创造不凡经历的人,面临缤纷繁杂的人世,内心越宁静越丰富。大刘和大江都是自然生态环保主义者,他们可以登上海拔六七千公尺的雪山捡拾垃圾,也可以在包容性很强的海上,构建与国外洁净海区媲美的新生态家园。

无论是登山运动,还是海上旅行,对营养美食的品质要求皆高。登山之余,大刘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大江处于北纬 39°的家——他经营的民宿临海的落地窗前,看日落看日出,看大海开阔蔚蓝的样子。 

山与海的思想就这样在海天一色当中凝聚和铺展。大江会在黎明三四点钟亲自驾船出海,快船十几分钟抵达的海域下面,有大江从陆地运来的巨石,模拟自然环境构建的海上牧场,那一处海面阔达四五千亩。太阳还没升出海面,大江带领的潜水工人身绑铅块,佩戴氧气瓶潜入一二十米深的海底,唤醒尚在睡眠的海胆、赤贝、海螺、野生海参等海珍品。

北纬 39°的长海县海域,处于黄渤海分界处,两个海流的交汇,让这片海域的海水置换和自净能力特别强,又因为此处位于中国沿海为数不多的冷水海域,海产品品质非常高,所以被称为“北方海上秘境”。国宴珍品海上八珍,刺参、皱纹盘鲍、中国对虾、海胆、虾夷扇贝、海螺、龙须菜、魁蚶等长海都有。1972 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时,国宴上的鲍鱼等海珍品就出自长海。

大刘年近 60 岁,但身体健壮得像二三十岁的棒小伙子,除了登山,他与妻子还是民间健身和营养健康美食的倡导者和实践者,在大连和全国拥有众多的拥趸。大刘和妻子“美食厨房”中的海上食材,绝大部分来自大江构建的“海上王国”。当大江早上把采集来的海鲜食材送到厨房,大刘和妻子便开始忙碌起来……高品质的野生海参等海鲜,被他们做成一道道色香味美的菜,通过“大刘大连的生活”等微博呈现给全国网友和读者,他们亲切地把这些营养美食称为“从我们自己家海里捞上来的”。

登山作为一种极限运动,对补充身体营养和热量要求非常高,大刘说:“登山食品非常单调,一般就是巧克力。口感异常的单调,会让登山失去很多乐趣,但刘振江那片海上牧场盛产的天然海参等海产品,让我发现了新大陆!这些天然食材是不可多得的原有户外旅行和登山食品的替代营养食品。”

在刘振江的绿色环保理念当中,他反对人们对大自然环境进行改变和对物质的过度索取。“素,本也。指事物的本质,道法天和天地之间的和气。”“素问天和”是他个人追求的一种精神气质,所以他把这种个人精神注入那片他深爱的海洋牧场,并希望中华传统文化与生命和大自然结合在一起,和谐共生,造福于人类。

4.jpg

攀登“幸福山”

今年6月,在海上拼搏已久的大江离开大海,在大刘的带领下学习登山,所攀登的第一座高山就是欧洲第一高峰厄尔布鲁士。

他们一行人从中国飞往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之后,从矿泉城乘车前往海拔2200米的Baksan山谷;6月4日在山谷中调整身体状态,进行约5 小时的行走训练。65月5日和6日,进入海拔3800 米的高山营地,由专业教练指导所有登山队员适应高海拔环境,在风雪中学习与登山有关的冰雪技术。当天训练,攀登的高度从4010米到4900米。6月7日,他们根据未来三天的天气预报尝试第一次登顶,午夜零点 30分开始准备,凌晨两点钟开始冲顶,由于风雪太大,登山经验丰富的大刘在近在咫尺的峰顶下面,指挥全体队员进行下撤。尊重自然,尊重生命,是科学登山的一项准则,即使胜利在望也不会急于冒进。20多分钟后全队安全撤回。

在幻灭与希望并存的登山过程中,供养全体队员的主要营养食品就是刘振江海上牧场出产的海参等能量营养食品。营养丰富的海产品不仅调剂了队员的口味,也为大家带来了不少乐趣。

6月8日凌晨3点钟,厄尔布鲁士山开启最佳登山的窗口,温度适宜,风力较小,大刘组织准备好的队员开始第二次冲顶。当地时间上午10点45分,大连“7+2”登山探险队在大自然的关照下,全队登顶海拔5642米的欧洲第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

站在峰顶,从没有过任何登山经验的刘振江,经历了与海上旅行探险全然不同的感受。极目远望,天蓝得像大海,一望无际,而脚下的雪山像海浪汹涌澎湃。厄尔布鲁士山,是大高加索山系群峰中的“龙头老大”,简称“厄峰”,是博科沃伊山脉的最高峰。刘振江更喜欢切尔克斯人给它的称谓“把幸福带到人间的幸福山”。

5.jpg

那片蓝,是乡愁也是梦想

刘振江的幸福不只是登上一座座高山,走过一个个大洋,他的美好与幸福,就是家门前那片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大海。他希望这片祖传的海面,在我们的保护下纯净自然。这就是刘振江追求的幸福,那片“北纬39°蓝”!

Q=《航空画报》A=刘振江

Q: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海钓的?到过世界上哪些著名的渔场?

A:我出生在大连长海县,8岁左右喜欢上海上旅行和钓鱼。曾到过印度尼西亚、日本、马尔代夫、澳大利亚、美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海域。我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海上旅行钓场,是印度尼西亚的科莫多群岛和台湾的火山岛,那里风光优美,各种鱼类品种也比较丰富。

Q:海旅与登山是什么旅行感觉?还记得你的第一次吗?

A:第一次出国海上旅行,我体会最深的是海上环境保护。国外一些海域因为没有遭到人为的干预和破坏,海水非常洁净,鱼的种类多且体型较大。在海上旅行和垂钓中,对海洋管理严格,有专职的管理员监督和检查钓上来的鱼的品种和大小。而国内大多数海域受到人为的破坏,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绝户网和地滚笼在沿海遍地开花,海洋资源破坏严重。10年前,一天能钓到 30 斤左右鱼的钓场,现在连 5斤鱼都钓不到。渔业资源面临枯竭。这是我为什么要在环境较好的大连长海县、投入巨资建立野生海参自然保护区的主要原因。在我设立的保护区内,没有一个绝户网和地滚笼,钓鱼只允许使用铸铁坠子,严禁使用铅坠子,以免对海洋生物造成污染。我第一次出国登山,在出发前没有任何登高海拔雪山的经验,这要感谢国内登山界著名登山家大刘大哥的指导和培养。登山是一门科学,在科学的指导下,普通人也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Q:如果让你总结海旅意义和精神,它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

A:海旅与登山有一点相似,其精神意义就是要对庸常的日常生活进行精神治疗,这与所谓的“征服”没有任何关系,人不可能“征服”自然,只有尊敬自然、保护自然,人与自然才能和谐相处。平时,人们的生活节奏太快,我们总会遇到这样和那样的琐事而烦恼,有时还要戴着虚假的面具面对工作面对生活,长久的压力会产生精神垃圾。排遣和净化这些垃圾的最好办法是亲近大自然。海旅和在海浪中搏击钓鱼,能够唤醒我们内心真实的欲望与激情,蓝色大海中的那一抹蓝色,能消除我们人生许多不快和烦恼,会让我们尽快振作精神,用最好的状态工作和生活。

Q:北纬39°很特别,除了丰饶独特的海产,这里的人文风物对你的成长有哪些影响?

A:我的出生地,在距今6500年前母系氏族时期的英杰村,渔猎垦耕的海岛文明就产生在北纬39°线上。不是所有原始都要放弃,比如原始的生态环境和渔猎文明,是现代社会值得回望的部分。北纬39°线上的海鲜,是大自然馈赠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回归自然,渔猎垦耕是我喜欢的生活,也是我喜欢海旅的主要原因。

张国勇:行者、记者、社会观察者。1990年-1993年, 与旅伴赵修华连续徒步环绕中国海疆(包括环海南岛)陆地边疆1000余天 ,首次实现中国人徒步跨越中国大陆东、西、南、北四个端点 :南到海南天涯海角,西到新疆帕米尔高原斯姆哈纳,北到黑龙江漠河北极村,东到 抚远乌苏里江与黑龙江交汇处。著有长篇纪实文学《苦历神州》《藏惑》,网络长篇小说《区委书记》《邵家大院》,散文《浪迹地球之脐》《天真部落》《昆仑牧月》《牛藏布》等作品。现居抚顺。